动态

罗伯特·巴乔:1994年世界杯决赛之(1994年世界杯巴乔点球)

我们知道,高水平足球运动中进球非常困难。

因此,通过点球获胜看上去要容易得多。

这是因为,对于经过多年训练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对于球具有高度的控制能力,可以在50米范围内进行精准传球和射门。

而点球的射门距离仅有11米,就是常说的12码。

在如此近的距离射门得分,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似乎应该是手拿把攥,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职业足球运动中,射失点球并不少见。

尤其是一些脚法出众,经验丰富的著名甚至伟大球员在关键比赛中也会射失点球,不仅会作为经典被永久记住,更让人们大惑不解。

比如,1994年世界杯上,已经成长为“足球王子”的罗伯特-巴乔充分展现了其足球天赋,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将意大利国家队扛进了与巴西队最终的决赛。

决赛中,经过90分钟常规赛和30分钟加时赛的血拼,两队谁也没有占到便宜,最终以0:0的比分进入残酷的点球决战。

点球战前4轮踢罢,意大利以2:3落后。

这意味着,首轮第五个,也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巴乔必须把球罚进,才能保住意大利队的一线生机;如果罚失,比赛提前结束,巴西获得最后的冠军。

结果,巴乔一脚将球踢飞,断送了意大利队最后的希望,将大力神杯拱手相让于巴西。

巴乔射丢这个关键点球后忧郁的背影成了世界足坛一个永久的记忆。

再比如,2004年欧洲杯上,英格兰队在淘汰赛首轮遭遇葡萄牙。

经过120分钟鏖战,两队以2:2的结果进入点球大战。

点球战中,作为世界足球史上脚法最出众的任意球大师,贝克汉姆第一个出场就直接将球重重地踢向了看台,英格兰队最终也被葡萄牙淘汰。

像巴乔,贝克汉姆这样的伟大球员,面对偌大的球门,为什么会将点球踢飞呢?

尽管导致罚失点球的原因很多,但在一项最新研究中,科学家通过对运动员在罚点球过程中大脑活动发现,高度压力导致的窒息状态,脑缺氧可以触发运动员负责决策和考虑后果脑区域过度活动,从而干扰了运动技能的正常发挥,导致罚失点球。

为了探讨罚点球过程中运动员的大脑活动,科学家招募了22名志愿者来踢点球;同时,使用一种被称为功能性近红外光谱(fNIRS)的技术来测量他们的大脑活动。

fNIRS技术使用包括一种可穿戴耳机的设备,可以在检测运动员运动状态下的大脑活动。

有了这项技术,科学家首次可以在实验室外的现实条件下进行压力状态下脑活动的研究。

所有志愿者包括有经验的球员和没有经验的球员,他们分别在以下三种不同压力状态进行3轮点球试射:

没有守门员看守的开放球门,面对一个友好的守门员,面对一个试图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带来明显压力的守门员。

结果显示,无论是有经验还是没有经验的球员,第二和最后(第三轮)一轮命中率明显低于首轮。

缺乏经验的运动员后两轮的命中率比第一轮有极大的降低。而且最后一轮踢球前看守门员的时间也明显延长,反映出了压力对命中率的巨大影响。

对于经验丰富的运动员,尽管后两轮命中率也低于第一轮,但是降级程度明显小于缺乏经验的运动员;而且,最后一轮开踢前看守门员的时间比前一轮还少。

说明,经验丰富的运动员可以更好地应对和处理压力。

每踢完一轮立刻进行的问询调查发现,运动员报告最后一轮中经历的压力显著高于第一轮。并且,总体上说,运动报告的焦虑水平与命中率的降低呈高度正相关,可以用来解释后两轮命中率低的原因。

研究还发现,焦虑水平与血氧饱和度相关,说明焦虑增加了运动员的缺氧和窒息程度。

有意思的是,不同压力和血压饱和度下,运动员被激活的大脑区域也存在差异。

在没有压力的条件下,运动员大脑的活跃区域集中在与运动技能相关的运动皮层;而在那些经历更高焦虑水平和罚失点球的球员来说,大脑的另一个区域——即前额叶皮层更活跃。

我们知道,前额叶皮层是大脑的决策中枢,决策过程涉及权衡各种利弊得失,包括对后果的考量。

也就是说,那些背负更大压力,更患得患失的球员,踢球时具有更高的窒息水平,并激活更多考量后果的大脑决策中枢。

简单来说就是,踢球前压力越大,想得越多,越容易将点球罚失。

1994年世界杯决赛最后的点球大战中,意大利队一只脚已经踏在悬崖边上,巴乔最后一个出场来踢一个必须踢进才能续命的点球时所背负的压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正是这种巨大的压力将巴乔击垮,导致他一脚将点球踢飞。

1994年世界杯巴乔点球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800-9068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9dot.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